您现在的位置:六里坪中学 > 教育科研 > 张蔷:80年代“浪姐”的快乐学

张蔷:80年代“浪姐”的快乐学

2023-01-21 10:17

“快乐才是人生最宝贵的事。”  /受访者提供

  张蔷很难“被迫营业”。

  2022年,《浪姐3》之后,这位“迪斯科女王”又回到了她舒适的生活节奏里。其他的姐姐,往往在参加节目之后,马不停蹄地开启“签约、营业”的忙碌生活,但张蔷拒绝了这样一气呵成的翻红路线。她推掉了一票自己不感兴趣的工作,很少接受采访,保证每天都有充足的睡眠。

  她也进行自己的巡演,但前提是“快乐”,每一场都要“特别美好”。

  去年5月,张蔷参加《浪姐3》,意外成了节目组的“反卷达人”。在这档以“励志”为名的选秀节目里,张蔷没有一点竞争意识。她主动要求淘汰,坦言从小没怎么“遭过罪”,只想早点回家休息。比起排名、人气,她真正关心的是身体舒适、心情愉悦。

在这档以“励志”为名的选秀节目里,张蔷没有一点竞争意识。/《浪姐3》截图

  但这并不意味张蔷没把自己的“本职工作”放在心上。张蔷享受舞台,准确地说,她享受音乐本身。

  任外部世界如何改变,她一上台,迪斯科的电音响起,你就会自然地放松、摇摆,把今天的烦恼留给明天。

  用时下的流行热词来说,张蔷身上有一种天然的“松弛感”,感染着屏幕前的观众。究其内里,她的松弛是一种真正的迪斯科精神——尽情、尽兴、活在当下。

  张蔷最看重“快乐”,而如今的年轻人普遍焦虑、不快乐。她对新周刊记者说,她相信快乐背后的吸引力法则,“你追求快乐,你就会有好运气;你追求悲伤,忧愁就会笼罩着你”。

  她的松弛是一种真正的迪斯科精神——尽情、尽兴、活在当下。/受访者提供

  没有人比她更适合迪斯科

  年过55,舞台上的张蔷还是她18岁时候的装扮——爆炸头、大耳环,紧贴身体的亮片连衣裙bling bling。她的外形怎么也塞不进互联网上“少女感”的范畴里,但却有种比“不老童颜”更货真价实的青春气息,自然、自信、自由。她的嗓音几乎没有改变,近40年过去,她的声音始终甜蜜、娇嗔、嗲声嗲气。

  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,时间在张蔷的身上似乎不着痕迹。她想事情简单,说话“管不住嘴”,总是学不会“处事哲学”,怎么都和“沉稳”“老练”搭不上边。

  她成了年轻一代和父母之间的音乐“公约数”。网易云上,有粉丝评论:“我和我妈都爱死蔷姐了!”

  张蔷把这种时间的魔力归结于她的音乐——迪斯科。上世纪80年代初,正在读初中的张蔷在短波收音机里听到迈克尔·杰克逊的《Billie Jean》,她开始情不自禁地摆动、摇头、脱掉外套,年轻的心灵受到了震颤。这首混合了迪斯科、布鲁斯、放克的歌曲,唤醒了张蔷身体里对新世界的渴望。

她想事情简单,说话“管不住嘴”,总是学不会“处事哲学”。/直播截图

  张蔷自幼学习小提琴,母亲是中国电影乐团交响乐队的小提琴手,家庭的音乐氛围浓厚。因此,她比同龄人更早地接触到了外国音乐,她听卡朋特、披头士,也听芭芭拉·史翠珊,偶像是迈克尔·杰克逊,最爱的音乐类型是迪斯科。

  1985年1月,17岁的张蔷发布首张专辑《东京之夜》,仅在中国内地,销量就超百万张。很快,她掀起了一股属于中国本土的迪斯科狂热。1986年,18岁的她登上了美国《时代》周刊,成为首位登上《时代》的华人歌手。

  80年代,迪斯科对于国人的意义不言而喻:在此之前,人们对于身体态度普遍保守、拘谨;迪斯科之后,“扭屁股”“转腰”不再成为禁忌,全中国人民的身体空间得到舒展、解放。

  对于张蔷本人,迪斯科对她的吸引则再简单不过:选择迪斯科,就是选择了快乐。